天涯人论坛
先登录吧!!!
登录可以体验更多权限哦!!!
天涯人论坛

为编程爱好者打造一个学习、交流的平台。
 
首页首页  欢迎页欢迎页  注册注册  登录登录  
论坛刚刚起步,欢迎大家多多支持! 如果有想申请管理员或版主的请给管理员留言!!!
欢迎大家积极发帖!

分享 | 
 

 哥,你的天堂,我的人间(转载)

向下 
作者留言
111
游客



帖子主题: 回复: 哥,你的天堂,我的人间(转载)   周六 十一月 24, 2012 3:05 pm

感人!!Mad
返回页首 向下
让一切随风
Admin
avatar

帖子数 : 257
注册日期 : 12-11-03
年龄 : 27
地点 : 湖南

帖子主题: 哥,你的天堂,我的人间(转载)   周日 十一月 04, 2012 3:19 pm

又一个夜,我抱着背包呆呆地坐在一张冰凉凉的铁椅上,走道上,寥寥几个穿着病服的病人间隔地走动着。他们似乎同一个模样,脸色苍白憔悴,没有笑容,即使有笑容,笑容抖落的也是掩饰不住的牵强,而他们的眼睛里总是闪烁着不同的内容,有些人是沉沉的忧虑,有些人是重重地叹息,有些人是游离的依依不舍,有些人是无所谓的绝望---
  
  谁能告诉我,我此刻的表情?恐惧?绝望?心痛?心存希望?
  
  浓密的酒精分子充斥着鼻子,难以呼吸,很想重重地倒下去,不要再醒来。可是,我不能倒下去,因为哥哥在里面,他紧闭着眼睛无声地躺在那张白色的床上,他全身已经开始变得蜡黄,床边的铁架上挂着一袋鲜血。此刻,他只能靠着别人的鲜血维持着微弱的生命。
  
  【2】
  
 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在椅子上沉睡的我,警觉地惊醒,两个护士和一个医生把哥哥抬起来换到拉动铁床上,然后推着哥哥匆匆忙忙地走了,我不明所以地跟在他们的身后,当走到加重病房的门口,有人把我截住了,我看着重重拍上的门,大哭了。
  
  我拨通家里的电话,因为哭得太用力,口齿不清。其实我只想说:爸爸,你快上来,医生发疯了,他们说,叫我们做好心理准备,什么叫做心理准备。
  
  父亲佝偻着背,风尘仆仆地赶到医院。一天过去了,哥哥还是紧闭着眼睛不省人事地沉睡。我脑子里总是控制不住想到“死”这个字眼,只是看到哥哥蜡黄的脸上那个输氧盖上那层白色的雾气告知我,他还活着。眼泪总是想着想着就往下掉。
  
  又一天过去了,度日如年般。隔着玻璃看着加重病房里的哥哥,他的脸上似乎有着很痛苦的表情,默默地忍受着。
  
  哥哥,你能不能睁开眼睛看看我们,,看一眼也好,也让我看看你的眼睛,你的眼睛一定写满了你想说的话。可是,为什么你就不睁开眼睛看我们一眼?父亲被隔在加重病房外的玻璃看着你哭了,你知道不?嫂子也哭了,你知道吗?为什么你那么狠心不睁开眼睛看一下我们?难道你想就此不告而别吗?为什么我们就站在你身边,你却不知道也不理会我们是谁。
  
  学校要求我回校了,我不回,我要静静地陪你走过每一分钟。可是学校说我已经请了两个多月的假,再不回校就会被开除。父亲也让我回校。我不愿意,我害怕我一转身就是永别。
  
  可是,父亲给我买了回程的车票。
  
  哥,你一定要好起来,你一定要等我回来,如果不辞而别,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。
  
  【3】
  
  回校一周后,刚好放月假。父亲说,我回家就行了。
  
  我急急地跨上回家的列车,心里带着期待,但更多的是害怕。因为时间的背面写着太多的未知。
  
  还没进家门,家门口族拥着一群熟悉又陌生的人群。我瞬间像虚脱般,脚步迈步不开,似乎知道了什么。
  
  父亲老泪纵横地告诉我:“你哥,今天火化了。”
  
  “噢,不,不可能,你怎么可以这样,怎么可以不让我见他最后一面?你知不知道,我以后都没机会见到他了”我对父亲大哄,谁能告诉我,这一切都是一场梦,梦醒了所有的一切都会恢复回原样。
  
  即使我无数次想到这样的结果,可是,还是觉得有一种割肤之痛。哥,为什么你一点都不留恋?怎么可以扔下爸爸妈妈和我,你怎么可以一声不响地丢下嫂子和两个侄女?
  
  那三天,我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,所有的事情无声地渐序渐进进行着,哥哥的骨灰在所有的亲朋好友的目光中,安静地埋在那块山地上,那里从此多了一座凸起的坟墓。
  
  无论我怎样舍不得,我只能在心里看你,无论我的泪水怎么泛滥,依旧听不到你往日响翠的嗓音,无论有多少双泪眼眷恋你的背影,依旧阻挡不了病魔揣走你的脚步。
  
  哥,记得常回来看看我们。
  
  【4】
  
  一个月,哥,你已经走了一个月,很想知道现在你走到哪里了?我们依旧在我们的家,记住我们家的住址,因为你可以通过住址,找到回家的路。
  
  而父母,似乎在你走的那天起瞬间老去,动作迟钝了反应迟缓了。而我,似乎不得不要一下子长大,照顾爸爸妈妈,连同你的那一份。而嫂子,总是长时间地盯着你和她在那片海滩相拥而笑照片发呆。而你的两个女儿,笑容灿烂依旧,因为她们还不懂死别,她们天天盼望着你回家。
  
  偶尔,我总是忍不住看着她们伤感地红了眼眶,因为,哥,在她们成长的路上,你欠她们太多的拥抱,而名为父亲的拥抱是谁都无法替代的。
  
  【5】
  
  我站在街角的电话亭伤心地哭了。
  
  哥,你在天堂的电话号码是多少?我想给你拨电话,听听你的声音,此刻的我,很无措,我应该怎样做?我能怎么做?我什么都不要想了,我要回家。哥,我站在学校的西门的街角等你,等你来牵着我的手回家。
  
  母亲刚才在电话里哭着跟我说,你未走之前买了一份保险,保险公司知道你走了,送来了一笔保险金。嫂子要保管那笔钱,母亲也要保管那笔钱,所以发生了强烈的争吵了。母亲说,嫂子还年轻,将来一定会再婚,我们不能阻止她重新追求幸福,但那笔钱是你哥的,我们必须要蓄起来,等侄女将来读大学。嫂子说,你是他的丈夫,她是你的妻子,那笔钱本来就是你们的共同财产,她保管理所当然天经地义。
  
  哥,看到她们争吵,你是不是在天堂也难过了?
  
  为什么要争吵?你才走两个月。钱?真的缺而不可吗?
  
  【6】
  
  夜深深。
  
  夜寒寒。
  
  夜漠漠。
  
  我梦见你在村口的那条羊肠小道,流着眼泪倒退往前走,我看到了你眼里的依依不舍了,我不穿鞋子,一边跑一边挥手呼唤你,可是,无论我怎么用力追不上你的脚步,你的步子太大,而我的嗓子,怎么就忽然卡住了,发不出任何声音。你丝毫注意不到我的存在,我着急地哭了---
  
  我一边跑一边哭,跑着跑着你就不见了,只剩下漆黑一片----
  
  我伸手摸摸左脸颊,湿润一片。哥,这是我的泪?还是你的泪?哥,你是不是走得不安心和心安?
  
  哥,你可不可以在梦中抱抱我?我觉得浑身无力满目苍凉,你就在梦中轻轻抱抱我吧,让我重新充满力量替你爱。
  
  【7】
  
  一百天,你走后的一百天。我们一起到那块山地拜你。
  
  原本是一堆凸起黄色的泥土,一百天后,它长满了青草,是因为你在里面吗?
  
  我端下来,把耳朵贴在坟上,想听听你是否是在里面安静地安睡。哥,你不在的日子里,我正在试着让自己变得更加坚强和勇敢,不再是在父母面前轻易哭泣的小孩子。你在天堂,请不要担心在人间的我们,我不愿意看到你流泪,在梦中也不行。
  
  哥,今天就让我牵着你的手回家吧。
  
  【8】
  
  过年了,屋里屋外都不再有你熟悉的身影,连气味也淡了。
  
  年老的父亲穿着你的旧军衣,在踏脚梯上上下下地贴着春联。这个年,这个春天,不再有你。贴春联在我的记忆中,一直是你贴的,但今年起,父亲又不得不重拾你的工作。我护着踏脚梯看着父亲白花花的后脑勺,我的心,忽然酸了。
  
  嫂子没有回家过年,在外面漂泊着。我想,现今你已经不在家了,她也不敢回来了,她一定是害怕想起你会寂寞吧。
  
  我只是心痛侄女,她们还那么小,可是父与母都不再她们身边。当她们看到别的孩子拽着他们的爸妈买烟花的时候,她们会拉着我的衣角问:“姑姑,爸爸妈妈他们去哪了?为什么他们不回来过年?你看,别人家的爸爸妈妈都回家过年了。”
  
  我红着眼眶摸着她们的头说:“爸爸妈妈要在深圳上班,没时间回呀,明年这个时候,他们一定会回来,还会给你们带很多很多的礼物。”
  
  然后她们手牵着手带着似懂非懂的表情跑出去玩了。哥,这个谎可以撒多少次?还可以撒多久?看着她们手牵着手跑出去的背影,那刻我多害怕,害怕嫂子哪天要走了,带着她们其中一个离开,在她们还那么小的时候,不但要经历死别,还要经历生离。而她们都是父母对你转托的希望,父母不能没有她们啊。
  
  除夕饭,我默默地喝了一碗又一碗的汤,长这么大,第一次过着这么沉静的年。哥,是因为没有了你的存在。父母不停地往侄女的碗里夹菜,好像想她们能立刻长大。我们不约而同地不正面提你,似乎,你成了我们不约而同的疼痛。没有你的日子还有多长?1年?2年?3年?10年?20年?
  
  还是我们所有人的余生?
  
  我左手牵着大侄女,右手牵着小侄女,带她们去看烟花,我尝试着暂代你的身份给她们爱。走在那条熟悉的街,在忽明忽暗的烟火里,我还是哭了。
  
  哥,你还记得吗?在我十二岁之前的每个除夕夜,你总是背着我走过这条熟悉的街去看烟花,我总是紧紧地扣住你的脖子,在你的背上对着绽放在长空里稍纵即逝的烟花欢呼雀跃。你还会给我买烟花,五毛钱一支的那种,你买一捆,让我在家里的院子左右手均拿着一支烟在原地不停地旋转舞蹈着,你站在一旁宠溺的看着我玩,我的笑声,你的笑声,烟花的燃烧声,混合在一起,像是世界上最幸福美妙的乐曲。
  
  你说,我永远是你最宠爱的妹妹。可是,现今再也没有你的宠爱、你宽厚的背、你注视我的目光,你像烟花般绽放,用稍纵即逝这个感伤的形容词来概括你燃烧尽以的生命。
  
  哥,在这样的日子里,你有没有回来过?
  
  【9】
  
  母亲每天早晨在打扫卫生的时候,总会悄无声息地偷偷用衣袖擦擦挂在墙上关于你的照片。那张照片,是你在黑龙江当兵入伍的时候照的,你穿着一件厚厚的绿色军装,头上戴着一顶***时代能掩盖耳朵的黑帽子,手上套着灰色的手袜,拿着一个绿色的水壶,身后是一片苍白的凯凯白雪和沾满雪花的没叶子的树木,你笑得明朗而干净,能看到你像白雪般的牙齿。可是,谁曾想过,一个如此矫健的青年军人会让一个名叫“溶血性贫血”的疾病夺走了29岁的生命。
  
  哥,你年轻的脸定格在四角相框上,你在我们的记忆里永远不会老去。纵使有一天我白发苍苍了,你的脸依然是年轻的模样。哥,你不曾陪着我们一起老去,如果可以我多希望能见到你老去的模样。
  
  天荒了,地老了,你依旧是年轻的模样。
  
  【10】
  
  哥,你走后一年零七个月,我高考了。可是,我考了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分数。只要我一闭上眼睛,它就会无耻地嘲笑我。
  
  在半空中飞翔的梦想风筝倏然断了线,它在噙满泪水的眼眶中陨落,沉入了岁月的河底,飞不起来了。哥,我们的梦想实现不了,你叫我考的那所大学我没考上,你会不会很失望和难过?你在天堂会不会责怪我?
  
  哥,你能不能在天堂写一封信,寄来在人间挣扎迷茫的我?哥,我迷路了,我不知道未来该把脚步伸向何方?
  
  哥,我打开你的QQ邮件,替你给你的妹妹写了一封邮件-----
  
  我最宠爱的妹妹:
  
  哥哥怎么可能会责怪你,不管你做什么,只要不伤害自己不伤害别人,哥哥都会在天堂默默地支你,因为你是哥哥最宠爱的妹妹。
  
  我每天在天堂的专职就是一直注视着咱爸咱妈,你,你嫂子和我那两个可爱的女儿。我最爱的妹妹,你别哭,上帝总会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给你打开另一扇门,尽可能选择心中所选择的,坚持该坚持的,放下该放下了,淡忘该淡忘的,珍惜现在所拥有的,该笑得时候就笑,想哭的时候就想想印记在心中的那些温暖和快乐。
  
  亲亲妹子,要坚持自我,记得天堂总会有一双眼睛默默地注视在人间的你,看着你哭看着你笑。无论在何时何地何事,别忘了把勇敢和坚强带在身上的口袋里。
  
  ----你最亲爱的哥哥
  
  回复---
  
  亲亲哥哥:
  
  我一定会的,会记住哥哥说的每一句话,在没有哥哥的日子里。
  
  ---你最宠爱的妹妹
返回页首 向下
http://tyren.forumotion.com
 
哥,你的天堂,我的人间(转载)
返回页首 
1页/共1
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
天涯人论坛 :: 情感天地-
转跳到: